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园地 >> 文化无锡

无锡书法家刘铁平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一段缘

时间:2017-09-28      浏览次数:       来源: 江南晚报       字号:[ ]

  无锡书法家刘铁平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一段缘

  为李显龙创作并书写嵌名联

  最近几天,无锡著名书法家刘铁平的心情格外愉悦。自己的一位老朋友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上周又来中国访问了。看着电视里这张亲切而熟悉的面孔,刘铁平的思绪又回到了17年前。

  在全国书法家中选中了他

  为李显龙创作并书写 “显”“龙”嵌名联

  遇见是一种神奇的安排,它是一切的开始。

  “2000年9月份,我突然接到了无锡有关部门的通知,我被告知:我已被中央有关部门选中,特地提前邀约我为下个月来华访问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长子、时任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创作并书写嵌名联。能够在全国这么多书法家里面选中我,我感到很荣幸。”17年后,再次回忆起这一幕,刘铁平依然难掩兴奋之情。

  “嵌名联,顾名思义,就是嵌入人名的对联。嵌名联有好几种形式,这次要我创作的是最常见的鹤顶格。鹤顶格又称藏头联,简单地说就是我创作的上下联要以‘显’‘龙’ 两字作为首字。创作对联、诗词歌赋是我作为书画家的基本功。我当即创作了三幅嵌名联,用钢笔打了小样交有关部门。有关部门传真到新加坡总理府,新加坡方面在我创作的三幅嵌名联中选定了其中一幅:‘显者英风张海甸,龙人浩气传云天’。并确定用篆体书写。有关部门叮嘱:李显龙来华访问后可能会安排我在中方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当场书写,让我多多练习,不辱使命。”

  在欢迎宴会中当场挥毫

  李显龙赞他代表了

  中国很高的文化水准

  2000年10月,应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邀请,时任新加坡副总理李显龙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10月16日,李岚清与李显龙在苏州举行会谈,并共同主持苏州工业园区中新联合协调理事会第五次会议。在苏州的活动结束后,李显龙来到无锡。

  “那是一个丹桂飘香的日子。那天下午,有关部门派车把我从家里接到了刚建成不久的‘太湖珍宝舫’,晚上欢迎李显龙的晚宴将在‘太湖珍宝舫’举行。我们提前到现场熟悉场地和进行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工作人员在宴会大厅摆上了条案桌,桌上放置了文房四宝,宴会开始后我将在这张条案上挥毫泼墨,当场为李显龙书写我创作的那副嵌名联。”刘铁平微笑着娓娓道来。

  “晚上六点出头,晚宴开始。参加晚宴的有中央有关部门和江苏省、无锡市的有关领导和嘉宾。晚宴大概有十桌左右,李显龙和陪同领导坐在主桌,我坐在旁边的一桌。简短的欢迎和寒暄过后,晚宴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正式开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有关工作人员悄悄走过来凑在我耳边说:‘铁平先生,你可以开始工作了。’于是我快步走向条案桌,凝神静气,开始挥毫泼墨。在我身边围了几个工作人员,其中有两个人帮我托住宣纸,还有几个人在旁边观看。”

  “在我第一幅还没写完的时候,我感觉有两个人从后面靠过来,我用眼睛的余光一扫,是李显龙和夫人!由于我正在书写,也不便回头打招呼。李显龙和夫人就这样一直默默伫立一旁,全神贯注观看我书写,直到我把两副对联写完并钤印。”

  “‘这位是新加坡的李副总理,这位是李副总理的夫人何晶女士,这位是中国著名书法家刘铁平先生。’随着有关领导的引见,我和李显龙、李显龙夫人握手寒暄。我对李显龙说:‘很荣幸能为李副总理创作并书写对联。’李显龙则客气地对我说:‘我很喜欢你的书法,你代表了中国很高的文化水准,谢谢你。’趁着寒暄的功夫,我仔细地端详了一下李显龙,眼前这位身着青灰色西装、白衬衫,搭配深蓝色白点领带的领导人,身材高挑、气质儒雅、神采奕奕、风度不凡。刚才在我第一幅对联还未写完时他和夫人就站在我身旁注视着我的书法创作,一直到我写完两副对联并钤印,这期间至少有六七分钟。一个外国重要领导人对于一位中国书法家能如此礼遇,体现了他对中国文化及中国书法家的尊重,这让我很感动。”回想起当年这一幕,刘铁平至今都心怀感激。

  “我是1946年出生的,17年前李显龙来访时我54岁。李显龙比我小6岁。当时我俩都是一头乌发,皆是中年美好时光。时光荏苒,17年后我和李显龙双双跨进老人世界,同样的白发封顶,可见岁月之沧桑,令人不胜唏嘘。”刘铁平满怀深情地说。

  中国书坛“鬼才”刘铁平

  用一幅书法作品为政府

  换回1台消防汽车

  听完了无锡书法家刘铁平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故事,大家一定会有一个疑问:中央有关部门为什么会选定刘铁平为李显龙创作并书写对联呢?

  提起刘铁平,无锡人家喻户晓,苏州寒山寺、南京栖霞寺和无锡各大园林、庙宇中到处都有他的书法作品,蠡湖百米高喷边上的巨石“蠡湖之光”四个擘窠大字和“渔父岛”等题字都出自他手。

  刘铁平的名气并不仅限于无锡一带,他在北京和海外的名气并不比在无锡小:早在1976年,刘铁平的作品就被文化部选送到日本展览,让那些妄言“书法诞生在中国,但要靠日本来继承传扬”的日本人闭上了嘴。1985年,应北京文物局邀请,刘铁平到首都博物馆举办了个人书法展览,在北京引起了轰动,许多行家赞叹这位开展前在北京知名度并不高的普通书法家能对各种字体的书法掌握得如此娴熟、如此精准。为此,文化部特地邀请他到中国的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再次开展。此后刘铁平分别在上海、南京、苏州、无锡和日本东京、名古屋、北海道等地陆续举办书法展。这些展览引起了书法界前辈启功、赵朴初、刘海粟、欧阳中石、费新我、尉天池、冯其庸等大师们的赞赏,题词或著文对刘铁平予以高度的评价。业内普遍认为:能够写好一种或两种字体的优秀书法家有很多,刘铁平的最可贵之处是书法学得非常全面和广博,是国内罕见的将“正”“草”“隶”“篆”四体书法都能演绎到很高境界的全才。此外,油画、水墨画、篆刻、诗词创作也是刘铁平所擅长的。

  当初选定刘铁平为李显龙创作并书写对联并不仅仅因为他在无锡一带有名气,主要还是考虑到刘铁平在北京和海外有一定知名度。

  那么“鬼才”刘铁平是如何长成的呢?

  纵观古今中外,逆境和厄运往往是造就艺术家最好的土壤。贝多芬、梵高、米开朗基罗、瞎子阿炳概莫能外,刘铁平也是如此。

  “我的艺术成就不敢和上述几位大师相提并论,但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和我坎坷的经历有莫大的关系。”刘铁平告诉记者,“我幼年因父亲流落海外,家境贫寒,居无定所,靠母亲为人缝衣补袜得以苦度岁月。我龆龀之年即酷爱书法绘画,每次逛书店,只要一看到字帖就热血沸腾。因无钱拜师,只能刻苦自学。上五爱小学时我就在全国少儿绘画展览中得奖。”

  “财经技校毕业后,我被航运局分配到船队做管理员,因为对这个岗位不感兴趣,不到半年就放弃了这份工作,一度失业在家。后来北大街街道需要一个画毛主席油画像和写标语的临时工,我就去街道做了勤杂工。这份工作在外人看来远不如航运局的工作,但我却乐在其中。画完油画、写完标语总有多余的颜料,别人都是一扔了之,我会把多余的颜料带回家继续练习。‘文革’十年,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失去的十年,而我却赢得了十年的学习时间。别人都出去‘造反’,我由于出身不好,不敢出去,工余时常常一人躲在外婆家的阁楼上练字临画。博临汉碑及先秦文字,所以我擅长四体书法和绘画和那时候打下的基础有很大的关系。”

  “作为文化部最早向日本推荐的书法家之一,自1976年开始,我先后在日本举办了十多次书法展览。1982年,我曾用一幅书法作品从日本方面为无锡市政府换回1台最先进的消防汽车。”刘铁平开心地说。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1979年,在国务院机关工作的梅行先生来无锡专门造访了刘铁平,对他的书画艺术才华倍加赏识。在梅行先生和谷牧副总理的关怀下,他被调入了无锡市书画院工作,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书画大家。(晚报记者 孙暐)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