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园地 >> 思想理论

提升政府数据治理能力,加快智慧社会建设

时间:2018-06-06      浏览次数:       来源: 无锡日报       字号:[ ]

  提升政府数据治理能力,加快智慧社会建设

  ——国脉物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国脉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主任杨冰之在“梁溪大讲堂”上的演讲摘录

  编者按:4月12日,一场主题为“政府数据治理与新型智慧城市”的报告会在市民中心开讲,这是2018年梁溪大讲堂的第四讲。报告会邀请了国脉物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国脉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国脉互联信息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冰之畅谈政务大数据与智慧城市发展新动向,并为我市智慧城市建设“把脉”支招。本报现摘编演讲实录如下,以飨读者。

  杨冰之 物联网与智慧城市研究专家,浙江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国脉互联信息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席研究员,曾任北京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高级专家,《电子政务》和《电子商务世界》杂志编委,劳动部电子商务师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信息化“十一五”规划起草组成员等,国脉物联网创始人。主持完成《数字湖南规划》《智慧中原规划纲要》《智慧舟山建设纲要》《宁波杭州湾新区智慧新城规划》 等智慧城市和“十二五”信息化规划,参与《无锡市传感网产业发展规划》《“佛山东平”智慧新城规划》《武汉智慧城市总体规划》等项目和评审工作。

  政府数据的特征

  有人把数据比作水,数据像水一样重要、普遍,与万物相关联,但是它和水最大的差异也很明显:水是越用越脏,越用越少,但是数据却恰恰相反,数据是越用越多,越用越好,这是它们最本质的差异。我们看待人类社会当今的发展,总体而言是持乐观的态度,因为我们找到了一种非常好的发展资源——数据,数据不仅是越用越多,越用越好,而且是可以反复利用的。谁能掌握这种资源的利用能力,谁就掌握了未来发展的主动。

  有关政府数据,有以下几个特征:网络复杂、系统庞杂、体量巨大、需求多样。根据相关部门估计,某一个特大型城市共有10000套系统。我估计无锡的系统不会少于1000套,而每一个县区一般会有200-300套系统。这些系统中,有好的,也有差的,有死的,也有活的,有大的,也有小的。每一套系统都有各自的语言、格式,缺乏一个统一的标准,很难做到不依赖于中间介质就可以进行实时交换。随着我们城市各种各样的设备和系统的更新,所产生的数据体量越来越大。而且这些数据不仅各级政府想要,大数据公司想要,企业想要,而且老百姓也想要。但是,客观地讲,我们的数据治理出现了很多的问题:首先,对于每一个单位来说,产生的数据量是少的;其次,缺乏一个统一这些数据的标准,内部的系统无法跟外部的系统打通,有的数据在录入的时候就有问题,有的数据流动性差,很难再次利用。

  数据管理面临的挑战

  我们亟待建设规范统一、运行高效、服务有力、保证到位的信息体系,要解决数据碎片化、断续、规范等问题。我们城市面临着以下数据管理的挑战:全域信息资源能否清晰、动态、直观掌握;全域信息资源能否实现部门的按需高效共享;能否为领导或决策部门及时按需提供各类数据,能否准确、动态、直观地生成报告;能否基于数据源进行灵活的数据抽取,实现多样化的数据模型生成和服务产业设计;数据资源能否动态灵活高效地进行更新服务、关联和调用;能否与所有参与部门实现数据资源的共建、共享、共管和共用;能否与上级组织系统和下级社区高效规范地对接共享; 能否实现动态、高效、灵活、有规则的数据开放;数据采集通道是否高效服务运转。做到精细化管理,前提条件就是数据的精细治理。没有精细化的数据,就没有精细化的城市管理。

  数据如何转化为数据资产?政务数据能否持续生长、循环利用、不断增值?要把数据仓库变为数据工厂,这考验着我们的数据加工能力和对外服务能力。

  政府的数据治理能力,是通向我们整个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我们要想实现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就必须做好数据治理。当前,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和数据治理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交织,融合化发展。当前的政府数据,迫切需要有效治理。数据治理要遵从以下五点宗旨:发挥数据价值、促进数据流动、分享数据红利、减少数据分享和明确参与方责任权。

  数据如何为政府赋能

  数据如何为政府赋能?数据可以为政府全面赋能。政府是最复杂、最多层级、涉及面最高、事务最多样、人员规模最大、消耗社会资源最多的社会管理组织。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我们究竟该怎么运行?要在数据环境下进行组织运作的再分配,要基于数据的生产、管理、运维、服务和决策开展。我们组织和部门的存在价值判断之一就是是否产生数据,会不会分享数据、管理数据,由此进行决策服务。所以我们开玩笑说,最后,一个部门的存在就看这个部门负责哪些字段,是否能服务好,假如一个部门既不生产数据也不需要别人的数据,那这个部门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我们当时还开玩笑说,两个部门能否合并,要看这两个部门生成的字段关联性有多强。所以通过大数据的逻辑,我们可以重新组织运营管理的划分。我曾经写过一本书《信息社会》,其中就写道,我们将来只需要三个部门:管人、管物和管信息。当然,赋能要从文化、制度、流程、业务、日常管理全方位开展。所以要从数据主体部门开始,以构建数据体系为主要任务,推动信息资源共享开放为重点,实现数据渗透。

  大数据环境下的政府流程再造就显得非常重要。我们参与了浙江省政府“最多跑一次”项目,参与过程中很有意思,一方面是“减”,一方面是“优”。这股新的浪潮迅速扑面而来,比我们想象中快得多。“最多跑一次”的核心逻辑是数据换人,也就是电子替代纸张、网络与实体认证校核等效,它不仅减能源、减时间,还减材料。如果能做到“零材料,不跑腿”,那老百姓的幸福感将会更好。“优”,即优环节,优模式。网上办事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有的人提出“秒办”,如果做得更好可以“不办”,也就是说不需要来开证明即可通过数据知道你是谁。举个例子,假如要建设一个关于老年人的系统,鉴别哪些人是老年人,从而为他们提供服务,那么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着手:首先,要不要这个系统,这是个问题;其次,可以直接把证件寄给老年人,而不是等他来上门办理;第三,完全可以用身份证和市民卡替代老年证;第四,还可以进行人脸识别。因此,不仅可以“秒办”,还能“不办”,不需要人来办理,仅靠系统内部的自动化运行就可以办好。比如,银行的金融服务就可以做到这样。所以我们在政务服务这方面,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当然我们要重塑数据体系。

  探索智慧城市可持续发展之路

  政府里面的人工智能是什么?人工智能是一个新物种,它的第一个阶段是机器智能,AlphaGo是其代表;第二个阶段是人机智能,也就是混合式协作型智能,人和机器共同进化。两个个体的智能很难形成更高的职能,但是人和机器的智能合在一起就能做到。从更大的范围来看,我们还要形成政务智能和城市智能。这里所说的城市智能,不光是软件、数据和系统的智能,而是让我们人类也参与进去的组织的智能。

  无锡的智慧城市一直做得非常好,我们也从无锡学到很多新的东西。十九大提出“美好生活”,什么是美好生活?我的定义是生态文明和智慧社会。

  生态文明决定了我们的生存质量,数据文明是我们发展的核心动力。智慧城市的快速发展和应用为城市生态环境创造更好的条件。因此,我们要用生态观来发展智慧城市,用智慧观和数据观来践行生态。城市病最主要的表现是生态失衡和数据梗阻。因此,我们要用数据来优化与改造,通过数据流动来分析、引导、解决生态问题,使资源利用更优化、高效。

  美好的生活需要加快建设智慧社会,信息文明为美好生活指明了方向。智慧社会有以下基本特征:首先,互联网和大数据环境下,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人与自然、社会和谐相处。因此,在这样一个时代,每个人都能充分展示自己的才华,不必担心自己被埋没,有能力可以充分施展。其次,数据红利充分挖掘,智慧城市(小镇、乡村)基本建成。第三,数据和能源、材料成为人类发展三大基本资源。甚至数据比能源、材料更重要,成为主导整个社会运营的基础资源。第四,数据驱动整个社会运行,信息(数据)无处不在、触手可及、人人可用。第五,信息文明进入到高级阶段。

  智慧城市是一个多技术、多系统、多领域、多应用、多终端的超复杂的巨系统。它的趋势是机械体向生命体进化、多方共治、融合创新、一体化的。我们城市要发展起来,大规模的硬件建设我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我们现在的重点是要做新型智慧城市,它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但是要借助数据来创新。整个城市可被视为一个数据流动的巨系统,通过信息协调城市各种资源有效配合与协作,保障城市生命线有序、安全、优质运行。我们的新型智慧城市更需要大智慧、新思路和心服务。这里要强调一点,有很多人说,我们搞了很多信息化项目,就是没看到省钱,投了钱就是没看到效果。这点大家不要担心,因为在国外有这样一个理论,如果我们不花钱就会落后。因此,这是和时代同步进行的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投入。

  检验一座智慧城市建设得是否好,标准是什么?可以从很多维度来检验,但其中有几个维度更为简单和直观。判断一座城市是否是智慧城市,有几个核心指标:不搞重复建设,但要做到这个指标很难;能不能吸引和留住年轻人。城市是人类世界文明的集聚地,数据中心是信息文明的承载体。城市数据中心已成为智慧城市标配,尽管面临巨大挑战。

  (夕土 根据讲座录音整理)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