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园地 >> 思想理论

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时间:2018-06-20      浏览次数:       来源: 无锡日报       字号:[ ]

  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编者按: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这一时期,无锡应该如何更好地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本报今日刊发一组笔谈文章,从不同的角度探讨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现实命题。

  无锡应坚定地做出自己的产业特色

  ●王黎明

  发展实体经济,制造业是骨架,金融是血液,科技是神经和血管,民生和城建是肌肉。一个地区如果没有制造业,就相当于是软体动物,是站不起来的。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是因为使用金融杠杆过度,但无锡是金融杠杆和衍生品不够而没有对冲,情况完全不同。科技就是神经,没有科技就没有活力,就不可能成长和发展。民生和城建是肌肉,代表一个人生动不生动、富态不富态的外在形象。实体经济对于每座城市的含义是不同的,例如海南的房地产业就是它的实体经济,马尔代夫的旅游业就是它的实体经济,西亚的很多国家石油资源产业就是它们的实体经济,一个金融城邦的金融业就是它的实体经济,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中国这样的巨型国家,其发展就类似于美国,每个地域、每座城市的发展都可以有自己的侧重点,绝对不是千篇一律的。近年来衰败的城市和地区,第一轮是像鞍山这样的资源型城市,第二轮是传统工业加国有体制的东北,第三轮很可能就是纯外资依赖性城市。外资依赖性城市如果这么多年还没有激发起内生动力的话,很可能就要衰败下去。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是创新驱动型城市,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每个城市的资源禀赋和特点都是不同的。如果大家都一样,那么无锡就淹没在众城之中了。当前我们面临的是能不能够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坚定地做出自己的产业特色,而不是埋头建设千城一面的、没有个性的城市。 (作者系新吴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

  实体经济发展大禀赋:区位+山水+制造业基础

  ●朱明

  无锡的资源禀赋是什么呢?应该说,我们现在过得很好,虽然在发达地区乃至全国来讲算不上首富,但至少可以算是小康之上,这也是由我们经济发展历史和资源禀赋决定的。首先是显著的区位优势,无锡是中国沿海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有“小上海”之称。其次是山水禀赋。无锡是江南鱼米之乡、著名旅游城市,要充分把握这一禀赋并将其发展好。为什么一些顶尖的高端人才都不愿意迁居无锡?我们都有切身的体会,无锡的山水虽然非常好,但是能找到一个一看就怦然心动的街区、社区吗?找不到,上海就不乏这样的街区、社区。第三是制造业基础禀赋,无锡最早发展丝绸等农业和近代最早的工业,改革开放后的民营经济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总感觉到无锡比较优秀但并不是很卓越呢?无锡的产业基础首先是民营经济,很多都是从当时的社办厂、乡镇企业转型而来的,本身的产业基础不高,从业人员的素质有限,到了新经济时代往往达不到应有的要求。善于学习的就脱颖而出,不善于学习的就维持在几十人到几百人的规模; 有的做出几千万的产值,有的做到几个亿的产值,往往一直在这个区间内徘徊。另外,无锡的骨干企业如小天鹅等早先都是国有企业,因受体制限制成功的并不多,很多品牌都销声匿迹了,像小天鹅名义上就已经花落别家。其实说到底无非就是两手抓——淘汰低端、培育高端。但是以往的培育中,我们的教训何其多,往往是用政府行政命令的方式而不是市场化的方式。因此必须要做项目评估,评估花出去的钱到底产生了多少效益。

  (作者系市质监局行政执法与协调处处长)

  服务业占比快速提升可能会带来工业、制造业的空心化

  ●余唐洪

  无锡实体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是制造业内部的结构性失衡。无锡先进制造业占比不高(占全部规上工业产值的1/3都不到),而制造业比较发达的广东省这一占比已经达到了一半;从制造业产品上来看,中间产品比较多,占据产业链高端的产品比较少。其次是要素供给与扩大再生产之间的结构性失衡。经济要发展,产业要发展,企业要发展,还是离不开土地、资金、人才等要素的支撑,但是当前这样的支撑还不够有力。我们是人口最密集的区域,虽然在“十一五”期间储备了一些人才,但是近五年来全国各大城市都在争抢先进人才,我们已经被一些中心城市甩在后面。第三,工业和服务业之间的结构性失衡。很多发展城市经常因为服务业占比不断提升而引以为豪,我们也走了这样一段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条路是否正确是值得商榷的。2012—2013年左右,无锡服务业占比逐渐接近市内生产总值的一半,到2015年左右就超过了工业占比,现在第一大产业是第三产业。这种服务业占比基本以每年增加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快速上升,伴随的就是工业占比的逐年下降。放在国际背景下来看,放在整个时期发展长度来看,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业、制造业占比其实并没有这么快速地下降,特别是美国、英国都是以制造业立国的,美国其实还是世界上第一大农业国家。因此,服务业占比过早地快速提升、制造业占比的快速下降,可能会带来工业和制造业的空心化。

  (作者系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人资环城建处处长)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