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园地 >> 思想理论

众说无锡

时间:2018-12-02      浏览次数:       来源: 江南晚报       字号:[ ]

  众说无锡

  编者按 无锡,以其天造的湖山胜景和人设的文化积淀,古往今来,吸引着纷至沓来的各路名士。从“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蜀中诗豪苏东坡,到“谁能胸贮三万顷,我欲身游七十峰”吴中才子文徵明,都在无锡留下过他们的身影。

  今天,本报也专门邀请到六位当代文化名家,来评点无锡。借此,读者可以一窥旁观者眼中的我们这座城市的样貌。

  感谢江苏凤凰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无锡分公司的大力协助。

  这些年,凡往江南,必徘徊小住无锡。这是一座有氤氲感的城市,我喜欢鼋头渚的浩淼烟波、寄畅园的幽微深邃、南长街的市井秩序……它们分别满足了我对人生之“显”和“隐”的文化想象。我也喜欢无锡的美食,甜糯、温婉、柔绵,用一句“藕花深处”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太湖贯通江浙,但无锡很可能是中国唯一栖息着“太湖精神”的地方,我以为,“东林”士子的家国使命和清洁的灵魂诉求,近现代的工商文化、财富观和经营观,应该是无锡城市精神的两张名片,它们对知识、财富、信仰的安放和价值观设计,既属于历史,也联通未来,具有传统和现代的双重意义,在中国人的精神资源中,是极具光芒的。而这些恰为太湖所赐,是太湖的辽阔、通达与富饶,启蒙了它们。另外,无锡最让我迷恋的,是它带来的一种灵魂上的舒适感和微醺感,一个北方文人的身心是很容易被江南俘获的,比如说,在我眼里,“烟雨”和“桂香”不仅是江南最美的风物,更是江南的灵魂,于我有着致命诱惑。而在无锡,我遇见过最美的烟雨和最甜的桂香……感谢那些把我带上雨夜山冈的人,感谢那些引我步入桂花幽径的人。无锡的美,和人有关,和人的气息有关。

  ——著名作家、资深媒体人 王开岭

  无锡鼋头渚,太湖边上,有一块岩石,上面刻有“包孕吴越”四个醒目的大字。江苏一带,太湖边上城市有好多个,没有一处敢写这样的字。只有无锡敢。为什么?它哪儿来的这样的底气?无锡有名水(  太湖,运河),有名山(惠山),有名花(梅园的梅花),有名人(蠡园的范蠡以及近代众多名人)。

  这得天独厚的一切,不仅是丰富的自然资源,更是悠久的历史——便是我们常说的文化的积淀。这是流淌在这座城市里的血脉,是蕴藏在这座城市里的基因,才会使得这座城市有这样“包孕吴越”的底气。所谓“包孕”,指的不仅是雄视一切的气概,同时,更是包容一切的气度。前者,让它有勇气和信心。后者,让它能学习,会谦虚。前者,是他要有一个结实的骨架和胸襟。后者,是它要有一个接纳和消化的刚强的胃口。无锡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祝福它!

  ——著名作家 肖复兴

  在刚刚闭幕的“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观看了由无锡市歌舞剧院排演的民族歌剧《二泉》,阿炳震颤灵魂的音乐还在耳边回响。阿炳和阿炳的音乐是中国的、江南的,也是世界的、民族的。在我的印象里,阿炳之于无锡,是一种命运般的友情。几近于一种象征:深沉的、磅礴的、苦难和悲悯的——那恰也是无锡这座古城的文明底色。莽荡的太湖和穿城而过的大运河孕育了无锡不一样的江南,那是生命的大能量。所以低调人文的无锡,同时又是有着大开大阖嘹亮气质的新江南。在中国,有这样一座城市是令人欣悦的。

  ——著名作家、《文学报》总编辑 陆梅

  徐悲鸿说:独持偏见,一意孤行。我想,正是“偏见”在勾勒一个艺术家“孤行”的背影。顾恺之的线条是孤行,徐霞客的旅迹是孤行,阿炳的琴声是孤行,吴冠中的“我心”是孤行。正是“孤行”在成就这些巨子们孤绝天下的风度,并使后来者明白了什么是艺术的大道。

  ——著名诗人、《扬子江诗刊》主编 胡弦

  无锡是太湖文化与大运河文化的交汇点、融合体。太湖滋养了农业文明之精细、柔性、晴耕雨读、尽善尽美的文化性格。

  大运河舟桥纵横、忍辱负重、开放进取的文化品格,浸润了无锡千年的深层文化土壤,成为无锡的历史文脉与精神象征。

  无锡的优势是动静结合、收放自如,自成一隅。但也由于优越的自然条件形成安逸安稳的习性,创造力容易受到局限。

  衷心祝愿无锡出太湖、入长江、奔东海,柔中带刚、无拘无束,成为一座绿之城、爱之城、美之城、善之城、书之城。

  成为长江经济带上的一粒璀璨明珠。

  ——著名作家 张抗抗

  今天的无锡有小大之分,小是无锡市,大包含着一个江阴。江阴强盗无锡贼,两个比喻是此地文化的最好代表,属于绝对褒义,代表着这区域的强悍和精明。我儿时在江阴待过两年,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当时非常贫穷。改革开放没几年,立刻改天换地,立刻天翻地覆。考察江阴历史,一向都是重视文化,明朝清朝,民国年间,优秀人物辈出,即使1949年以后,人才也没断档。文化大革命中,读不读书看上去是不重要,民间对文化的尊重,对读书人的敬仰和羡慕,那种情结仍然保存。虽然很穷,经济基础是好的,文化根柢还在,毕竟这地方也曾经富裕过,小康过。事实上,江阴能够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还是靠着文化和经济的底子。

  ——著名作家 叶兆言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